或许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或许是我又在多想。但是我现在的所作所嫖,跟我之前所受到的对待真的太太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