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开始的第一天,我好紧张。

遇见毛茸茸之前,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余下的时间里我会对她好的。

没太多时间记录,但每天至少要流水一下吧。

十年以后再看,时间也许会在简陋的文字上发挥奇妙的效用。

哈哈,我用“时间”造句一直很行的。

流水:

  1. 今天我被接受了,特别开心,复习不下去。
  2. 我终于鼓起勇气抱了她一下,好傻。
  3. 把第一天搞砸了,好怂。
  4. 真的是很好一姑娘,感觉委屈她了。
  5. 也许再过上百天,我也没有勇气说出这辈子从来没用过的“我爱你”。
  6. 被同学发现啦啊,哭。
  7. 只要见到她就很开心很开心诶。小朋友
  8. 小朋友,儿童节快乐喔!

I am not lonesome tonight .

Elvis Presley

归来

好久没回来了吧,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就随便说说吧。

应该是处于人生转折点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前些日子在家待得太久,明显感觉到内心深处的自省意识越来越强,想明白了许多事。有些事是想明白了就算了的,有些是想完后的确发生改变的。比如此时此刻的码字,放在以前,一定会字斟句酌,为了满足文字洁癖,甚至会去极力避免“了”的使用。不过前一会儿看过去照片的时候发现,文字影相如果是给别人看的,尽可能做到尽善尽美那是完全正确的事情,但博客的每一个字和相册里每一张未分享的照片,它的价值应该只是私人的。只有这样的表达和创作,才足够真诚,才足够留下一个不带滤镜的瞬间。先前的一些注重句式,挑剔排版,精挑细琢的文字,当时确实让自己看得心旷神怡,现在回过去再看,却没能留住当时的心境和感受,更多时候更像是在看别人的生活。所以至少在这里,在这个互联网的角落,我应该享受一下一气呵成的那种畅快,也好让以后的我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的从前。

最近对物品的价值也看得更明白了,一个东西是否值得真该取决于它是否让我快乐。去年买一个八十元的挂件时,我觉得好贵,然而在接下来大半年的时间里,它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感完全超出当时的想象。每一次有人问及或者夸这个小挂件时,它的价值就又一次次翻升,再加上最近停产了,于我而言,那八十元真的是不能更划算了。这种事正面的例子很多,双眼皮霜啊,小手机啊,香水啊,超级奢侈的面纸啊,买的时候都很贵,但在买回来之后,一次次都证明是物超所值并且然人愉快的。相反,像Apple Watch这种被好多人放在愿望清单的东西,真正到手后,买来的反而是更多的烦恼,剐蹭磨损都让它成为一个扔不掉的烦心事。

关于未来我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现在,我突然不确定到那时候我能不能依然跟现在想得一样。我想着可以谈恋爱,但一定不会结婚,想着能自己富足一生,且没有子女的压力,想着养上一两条狗,不烦心复杂的人际交往。这些都是我现在的想法,而我对这些想法的动摇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从小到大,我可能是因为基因的原因,本能地喜欢过许多人,并希望不用为此承担太多责任,只是享受一些世俗的欢乐而已。到了这个年纪,有那么些若有若无的应该可以被称之为责任感的东西正在慢慢萌发。我猜以后我可能会跟一个同样玩玩而已的人去玩玩而已,而不是如设想中那样和一个单纯的人高唱爱情万岁后转身离开,我这样的人不配。也正因如此,我对过去自己引以为傲的事迹变得无限鄙夷,这样是不好的。但至少现在,我关于家庭责任是没有任何羞耻心的,因为我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太多感情,这种感情是那种发自真心的感情,辨别的方法就是在他们死的那一天,我笃信自己不会流泪。我想,或多或少,不想要自己家庭的想法应该和这个有些关系。我不愿意对自己的下一代不负责,温饱甚至富裕那不叫负责,所以不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对于我这样的人能设想的最大的负责。

以后要干些什么事暂时还不太清楚,初中时特别想当一个程序员,但后来发现社会对程序员的回报和他们的智慧并不成正比,就没什么想法了。再后来我发现其实设计出一个和谐无比的东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自媒体的文章或者视频都太糙了,尽管它有娱乐性,但依然是太糙了。以后如果我能因为一己之力让设计变得严肃和重要,视频或者其他的什么变得精良且精确,那一定是我职业理想的巅峰。而且我是个有点懒的人,做实业估计挺难的,那会打扰我的人生,如果实在没什么能做的,我多半会把家弄得十分理想,然后挣点爱彼赢类的小钱过活着。理想大小不重要,怎样都挺好。

有点累了,就这样吧。哦还有,我开始怀念从前了。从前真的很美好。估计当代人都爱从多愁善感中找到一点享受吧,叫我蓝色先生。

刚刚看到一张帅照,再补上两句话。就是QQ被封了,心情挺烦的。有时又会感觉有些庆幸,干嘛用人际来包裹自己,空间就是这么个东西,每一条说说和照片都带着除了照片本身的极强的功利性。要我自己去切割这种东西确实做不到,这下正好因为政治敏感被硬切割了。这次确实提了个醒,政治得少碰,地位如王健林还是能被干趴下,对于一个想稳稳度过这一辈子的人来说,能离开这个国家就是最大的反抗了。

每次退出编辑界面都还有东西想说,就是:去年这时,确实爱

拜拜,十八岁的四月

一个一个走了,这才后知后觉。哪里是这个世界对我很好,只是他们而已。

很多时候,这种「疏离的默契」,大概是人与人之间最后的温柔。

犬来八荒

或许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或许是我又在多想。但是我现在的所作所嫖,跟我之前所受到的对待真的太太像了。

记得遇到你的那天后,再也不想快快长大,再也不想快快毕业。但日子就这样,就算再珍惜,还是快到头了。

12.26

这以后,再不会有人像你这样。

要知道,有时候对一个人的影响,它可以无关血缘,无关文化程度,无关见识。

只是那一些朴素的小事,就足够在以后的人生中时时怀想,常常惦念。

这是圣诞节后的第一天,从前对我来说仅是如此,以后对我来说却再不是这样。

在几十亿年漫长的时间里,也许1和100都是那么地接近着0,但有趣的是,0和1间,却有着0.1、0.01、0.001……无穷无尽。

这样带着哲学意味的事,我不想明白得太早。只是这样想时,才能寻得一点安慰吧。

一代代人如潮水般驶向万劫不复,无一例外。

我想,我们,天上见。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生活很平淡,没太多值得分享的。但我知道,这以后,遇到事情终于有人可以去说说了。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所失去的一年,又以某种方式结出了果实。

把一件破事翻来覆去用不同的方式感慨太多便,其实挺没劲的~~

理想主义的光辉熄灭,人们不再试图摘下天上的星星,都把目光投向平淡的日常中去。

这卷子弄的,怎么说呢,就像拿了一份提前帮我整理好的错题集。

果然嘛,在美股大盘走低的情况下,PDD还能逆风涨8%。二分钟花1000块随便接个盘,比哼哧哼哧捧着手机给别人刷DUA有尊严也更体面多了吧。真的丢人,拼多多能有今天这帮家伙每个人都有责任。基本上是智商检测仪,发链接过来的一律拉黑,一定不会误伤。这事撂以前,肯定要往空间一顿臭喷,现在突然想得比较开,随他们去,不然还得戴上个假装清高的高帽(这帮家伙放文革那会儿保准个个都是顶呱呱的革命小将)。嗯基本上就这样子,况且换位想想,五十块对没有收入的学生群体可能的确是有那么些个吸引力的。妈的,我被自己震惊了,现在心态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