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件破事翻来覆去用不同的方式感慨太多便,其实挺没劲的~~

理想主义的光辉熄灭,人们不再试图摘下天上的星星,都把目光投向平淡的日常中去。

这卷子弄的,怎么说呢,就像拿了一份提前帮我整理好的错题集。

果然嘛,在美股大盘走低的情况下,PDD还能逆风涨8%。二分钟花1000块随便接个盘,比哼哧哼哧捧着手机给别人刷DUA有尊严也更体面多了吧。真的丢人,拼多多能有今天这帮家伙每个人都有责任。基本上是智商检测仪,发链接过来的一律拉黑,一定不会误伤。这事撂以前,肯定要往空间一顿臭喷,现在突然想得比较开,随他们去,不然还得戴上个假装清高的高帽(这帮家伙放文革那会儿保准个个都是顶呱呱的革命小将)。嗯基本上就这样子,况且换位想想,五十块对没有收入的学生群体可能的确是有那么些个吸引力的。妈的,我被自己震惊了,现在心态真好。

我屌你妈的,八百年不联系,让我下拼多多的,微信见一个删一个。下沉市场仨瓜俩枣骗新用户也就算了,我们这也差那五十块钱吗?现在互联网的获客成本这么廉价的吗?一群人不好意思说什么,开心就好,我反正去弄俩PDD股票买一下,像这种营销手段,再加上90%蠢货比例,这个季度数据一出保准赚得比五十块要多。对事不对人。

我讨厌表情包、讨厌网络用语、讨厌直播、讨厌抖音,讨厌一切属于大众娱乐的新生事物。譬如说游戏的话,我想以后有机会可能会玩玩主机游戏,但是一定不会玩电脑游戏、页游甚至手游,哪怕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玩都好过那些个。所以,中午去了个网吧,就算这样,也只是在人家沙发上睡了个午觉,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两天话有点多,可能是因为表达的欲望又被激到啦啦啦啦。在网吧想这些问题的时候,还联想到一些东西,虽然八杆子打不着:时尚的本质是反时尚,潮流的本质是只是潮流本身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突然就蹦出来了,管他呢,写完睡觉,预订了外卖,到时候让小哥叫我起床。哦,还有,现在我有点不开心了,明明整整一个月已经很努力了,物理才八九十分的样子,真的有点想哭,猛男落泪。

1.夜深不理智不要说过分的话。

2.不要求,要么接受他,要么就分开。

3.没想清楚前绝对不要说分手,分手是结果的一种,不是手段。

咱有一说一,第一佳绝对是鸡排里数一数二好吃的,能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杀出一条血路自有它的道理,唯一的缺点就是每个包装上那个杜海涛的大头贴太倒胃口。

咖啡因太利尿勒吧,一晚上跑了少说七八趟厕所,哥们真的不行了,就是尿不尽。

好在无法预测尚未发生的事,否则可能连起床的勇气都会失掉。

看到一个怎么想也想不到的好友请求,然后干了件很戏剧化的事:抛硬币。当我看到硬币的结果却还想再抛一次时,我知道心里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几个月才稍稍沉淀的情绪,只因为几个二进制的结果又一片混沌。怎么说呢,月光光心慌慌。

美式咖啡真苦啊,回家的路真他妈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