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个走了,这才后知后觉。哪里是这个世界对我很好,只是他们而已。

很多时候,这种「疏离的默契」,大概是人与人之间最后的温柔。

犬来八荒

或许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或许是我又在多想。但是我现在的所作所嫖,跟我之前所受到的对待真的太太像了。

记得遇到你的那天后,再也不想快快长大,再也不想快快毕业。但日子就这样,就算再珍惜,还是快到头了。

12.26

这以后,再不会有人像你这样。

要知道,有时候对一个人的影响,它可以无关血缘,无关文化程度,无关见识。

只是那一些朴素的小事,就足够在以后的人生中时时怀想,常常惦念。

这是圣诞节后的第一天,从前对我来说仅是如此,以后对我来说却再不是这样。

在几十亿年漫长的时间里,也许1和100都是那么地接近着0,但有趣的是,0和1间,却有着0.1、0.01、0.001……无穷无尽。

这样带着哲学意味的事,我不想明白得太早。只是这样想时,才能寻得一点安慰吧。

一代代人如潮水般驶向万劫不复,无一例外。

我想,我们,天上见。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生活很平淡,没太多值得分享的。但我知道,这以后,遇到事情终于有人可以去说说了。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所失去的一年,又以某种方式结出了果实。

把一件破事翻来覆去用不同的方式感慨太多便,其实挺没劲的~~

理想主义的光辉熄灭,人们不再试图摘下天上的星星,都把目光投向平淡的日常中去。

这卷子弄的,怎么说呢,就像拿了一份提前帮我整理好的错题集。

果然嘛,在美股大盘走低的情况下,PDD还能逆风涨8%。二分钟花1000块随便接个盘,比哼哧哼哧捧着手机给别人刷DUA有尊严也更体面多了吧。真的丢人,拼多多能有今天这帮家伙每个人都有责任。基本上是智商检测仪,发链接过来的一律拉黑,一定不会误伤。这事撂以前,肯定要往空间一顿臭喷,现在突然想得比较开,随他们去,不然还得戴上个假装清高的高帽(这帮家伙放文革那会儿保准个个都是顶呱呱的革命小将)。嗯基本上就这样子,况且换位想想,五十块对没有收入的学生群体可能的确是有那么些个吸引力的。妈的,我被自己震惊了,现在心态真好。

我屌你妈的,八百年不联系,让我下拼多多的,微信见一个删一个。下沉市场仨瓜俩枣骗新用户也就算了,我们这也差那五十块钱吗?现在互联网的获客成本这么廉价的吗?一群人不好意思说什么,开心就好,我反正去弄俩PDD股票买一下,像这种营销手段,再加上90%蠢货比例,这个季度数据一出保准赚得比五十块要多。对事不对人。

我讨厌表情包、讨厌网络用语、讨厌直播、讨厌抖音,讨厌一切属于大众娱乐的新生事物。譬如说游戏的话,我想以后有机会可能会玩玩主机游戏,但是一定不会玩电脑游戏、页游甚至手游,哪怕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玩都好过那些个。所以,中午去了个网吧,就算这样,也只是在人家沙发上睡了个午觉,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两天话有点多,可能是因为表达的欲望又被激到啦啦啦啦。在网吧想这些问题的时候,还联想到一些东西,虽然八杆子打不着:时尚的本质是反时尚,潮流的本质是只是潮流本身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突然就蹦出来了,管他呢,写完睡觉,预订了外卖,到时候让小哥叫我起床。哦,还有,现在我有点不开心了,明明整整一个月已经很努力了,物理才八九十分的样子,真的有点想哭,猛男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