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去想,
能否赢得爱情 ,
既然钟情于玫瑰 ,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

——汪国真

今天和毛乐滢连三句话都没能说上,难受。

毛乐滢说,她的择偶标准至少是:瘦、眼睛小、黑、个子高。前三项努力一把,保不齐可以达到,但个子高这一点,怕是只能指望造化了。(牢骚一句,一米八还不够高吗,又不是去篮球队)

还有卢晨昊这个同学,虽然志不在此,却始终怀揣着一颗绿我的心。如果我能有他一半的不要脸,搞不好也就追到了。

任何一点稍稍特殊的举动,哪怕不足挂齿,都可能成为一天的喜悦。

其实,想说的是:毛姐今天请我喝了一杯奶茶,超开心。

刻奇通常是在夜深时产生,一个人呆在黑暗中,孤独感如潮汐般一浪覆过一浪地涌上心头。想做点什么,来缓解这个年龄一些不可名状的情感,便索性捣鼓了一个网站。

希望用它来记录人生中不可倒带的一段荒唐时间,一段被女孩残像所啃食的时间。无论最后的结果,终归经历过,在短短浮生中留下了点什么……

仅是流水式记录,文字洁癖见谅。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