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屌你妈的,八百年不联系,让我下拼多多的,微信见一个删一个。下沉市场仨瓜俩枣骗新用户也就算了,我们这也差那五十块钱吗?现在互联网的获客成本这么廉价的吗?一群人不好意思说什么,开心就好,我反正去弄俩PDD股票买一下,像这种营销手段,再加上90%蠢货比例,这个季度数据一出保准赚得比五十块要多。对事不对人。

我讨厌表情包、讨厌网络用语、讨厌直播、讨厌抖音,讨厌一切属于大众娱乐的新生事物。譬如说游戏的话,我想以后有机会可能会玩玩主机游戏,但是一定不会玩电脑游戏、页游甚至手游,哪怕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玩都好过那些个。所以,中午去了个网吧,就算这样,也只是在人家沙发上睡了个午觉,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两天话有点多,可能是因为表达的欲望又被激到啦啦啦啦。在网吧想这些问题的时候,还联想到一些东西,虽然八杆子打不着:时尚的本质是反时尚,潮流的本质是只是潮流本身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突然就蹦出来了,管他呢,写完睡觉,预订了外卖,到时候让小哥叫我起床。哦,还有,现在我有点不开心了,明明整整一个月已经很努力了,物理才八九十分的样子,真的有点想哭,猛男落泪。

1.夜深不理智不要说过分的话。

2.不要求,要么接受他,要么就分开。

3.没想清楚前绝对不要说分手,分手是结果的一种,不是手段。

咱有一说一,第一佳绝对是鸡排里数一数二好吃的,能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杀出一条血路自有它的道理,唯一的缺点就是每个包装上那个杜海涛的大头贴太倒胃口。

咖啡因太利尿勒吧,一晚上跑了少说七八趟厕所,哥们真的不行了,就是尿不尽。

好在无法预测尚未发生的事,否则可能连起床的勇气都会失掉。

看到一个怎么想也想不到的好友请求,然后干了件很戏剧化的事:抛硬币。当我看到硬币的结果却还想再抛一次时,我知道心里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几个月才稍稍沉淀的情绪,只因为几个二进制的结果又一片混沌。怎么说呢,月光光心慌慌。

美式咖啡真苦啊,回家的路真他妈颠啊。

欲壑难填,果然,果然。每天,都会有无数的消费冲动蹦出来,根本控制不住。刚解毒了鞋、文具、衣服,又觉得少块表、耳机、Herman椅、戴森吹风机、神仙水、兰蔻小黑瓶……一个个慢慢来吧,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暗暗感叹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几个月过去了,在前两天的某个节点,好像终于可以跟自己和解了。有些东西,也许就让它过去不说了,也有可能在未来的某天慢慢咀嚼咀嚼。释然,可能是短暂的,但这种迹象让我很开心,说明问题的解决变得可能,说明离拨云见日不远了。提前拜拜,让我心情压抑百日的梦魇。是这样的,对从前的百般留恋其实是一种高度近视。

越想思想越不健康,有向阴谋论发展的趋势,反正就是觉得如果不是造化弄人的话,那就是YY这屌人在弄人。当时跟那谁玩得那么好的时候,把会得来事男生安排在她后面。现在玩崩了,好家伙,这倒把座位搞得这么近,是真的牛批。然后同桌谁都不行,非把前前任的先任跟我一起折腾了一年。我宁愿相信一切都是巧合,即便如此,那这也算得上是瞎猫碰死耗子的神仙操作了。换作是我,怎么着也得在草稿纸上演绎个五六遍才能搞出如此有戏剧张力的事来啊。五体投地,佩服。然后就是,新高一颜值是真的高,爱辽💕。

这几天看了一些评论文章,说豆瓣在互联网是很佛系的存在。其实这个看法是如此的片面,以至于只能用来证明作者的资质平庸,且不自知。但凡对豆瓣稍有了解就能发现,在无数产品经理的接棒中,豆瓣有着承重的历史包袱,它非但不佛系,而且在小众市场的镣铐下,不断作着寻找风口的出圈尝试。在2019年的现在,当打开豆瓣的软件,呈现出来的简直是一个瑞士军刀般的大杂烩:博客、空间、短视频、社交、IMDb、贴吧小组、商城……功能重叠冗余,教众包罗万象,你甚至可以窥探到近十年来中国互联网红利风口的变迁史。只是小众依然小众,有思想的人每个时代总是少数。靠着书影音即便上市,结局最后多半还是得私有化。靠着泛娱乐增加月活,结局好不过离经叛道。理想主义在这个时代是个奢侈的东西,也许定位成一个“互联网电影相关产业数据资料库”会是个挺好的思路,只是这也注定了成为中国互联网浪潮中的一帆孤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