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好久没回来了吧,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就随便说说吧。

应该是处于人生转折点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前些日子在家待得太久,明显感觉到内心深处的自省意识越来越强,想明白了许多事。有些事是想明白了就算了的,有些是想完后的确发生改变的。比如此时此刻的码字,放在以前,一定会字斟句酌,为了满足文字洁癖,甚至会去极力避免“了”的使用。不过前一会儿看过去照片的时候发现,文字影相如果是给别人看的,尽可能做到尽善尽美那是完全正确的事情,但博客的每一个字和相册里每一张未分享的照片,它的价值应该只是私人的。只有这样的表达和创作,才足够真诚,才足够留下一个不带滤镜的瞬间。先前的一些注重句式,挑剔排版,精挑细琢的文字,当时确实让自己看得心旷神怡,现在回过去再看,却没能留住当时的心境和感受,更多时候更像是在看别人的生活。所以至少在这里,在这个互联网的角落,我应该享受一下一气呵成的那种畅快,也好让以后的我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的从前。

最近对物品的价值也看得更明白了,一个东西是否值得真该取决于它是否让我快乐。去年买一个八十元的挂件时,我觉得好贵,然而在接下来大半年的时间里,它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感完全超出当时的想象。每一次有人问及或者夸这个小挂件时,它的价值就又一次次翻升,再加上最近停产了,于我而言,那八十元真的是不能更划算了。这种事正面的例子很多,双眼皮霜啊,小手机啊,香水啊,超级奢侈的面纸啊,买的时候都很贵,但在买回来之后,一次次都证明是物超所值并且然人愉快的。相反,像Apple Watch这种被好多人放在愿望清单的东西,真正到手后,买来的反而是更多的烦恼,剐蹭磨损都让它成为一个扔不掉的烦心事。

关于未来我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现在,我突然不确定到那时候我能不能依然跟现在想得一样。我想着可以谈恋爱,但一定不会结婚,想着能自己富足一生,且没有子女的压力,想着养上一两条狗,不烦心复杂的人际交往。这些都是我现在的想法,而我对这些想法的动摇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从小到大,我可能是因为基因的原因,本能地喜欢过许多人,并希望不用为此承担太多责任,只是享受一些世俗的欢乐而已。到了这个年纪,有那么些若有若无的应该可以被称之为责任感的东西正在慢慢萌发。我猜以后我可能会跟一个同样玩玩而已的人去玩玩而已,而不是如设想中那样和一个单纯的人高唱爱情万岁后转身离开,我这样的人不配。也正因如此,我对过去自己引以为傲的事迹变得无限鄙夷,这样是不好的。但至少现在,我关于家庭责任是没有任何羞耻心的,因为我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太多感情,这种感情是那种发自真心的感情,辨别的方法就是在他们死的那一天,我笃信自己不会流泪。我想,或多或少,不想要自己家庭的想法应该和这个有些关系。我不愿意对自己的下一代不负责,温饱甚至富裕那不叫负责,所以不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对于我这样的人能设想的最大的负责。

以后要干些什么事暂时还不太清楚,初中时特别想当一个程序员,但后来发现社会对程序员的回报和他们的智慧并不成正比,就没什么想法了。再后来我发现其实设计出一个和谐无比的东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自媒体的文章或者视频都太糙了,尽管它有娱乐性,但依然是太糙了。以后如果我能因为一己之力让设计变得严肃和重要,视频或者其他的什么变得精良且精确,那一定是我职业理想的巅峰。而且我是个有点懒的人,做实业估计挺难的,那会打扰我的人生,如果实在没什么能做的,我多半会把家弄得十分理想,然后挣点爱彼赢类的小钱过活着。理想大小不重要,怎样都挺好。

有点累了,就这样吧。哦还有,我开始怀念从前了。从前真的很美好。估计当代人都爱从多愁善感中找到一点享受吧,叫我蓝色先生。

刚刚看到一张帅照,再补上两句话。就是QQ被封了,心情挺烦的。有时又会感觉有些庆幸,干嘛用人际来包裹自己,空间就是这么个东西,每一条说说和照片都带着除了照片本身的极强的功利性。要我自己去切割这种东西确实做不到,这下正好因为政治敏感被硬切割了。这次确实提了个醒,政治得少碰,地位如王健林还是能被干趴下,对于一个想稳稳度过这一辈子的人来说,能离开这个国家就是最大的反抗了。

每次退出编辑界面都还有东西想说,就是:去年这时,确实爱

拜拜,十八岁的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