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怎么想也想不到的好友请求,然后干了件很戏剧化的事:抛硬币。当我看到硬币的结果却还想再抛一次时,我知道心里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几个月才稍稍沉淀的情绪,只因为几个二进制的结果又一片混沌。怎么说呢,月光光心慌慌。

美式咖啡真苦啊,回家的路真他妈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