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过去了,在前两天的某个节点,好像终于可以跟自己和解了。有些东西,也许就让它过去不说了,也有可能在未来的某天慢慢咀嚼咀嚼。释然,可能是短暂的,但这种迹象让我很开心,说明问题的解决变得可能,说明离拨云见日不远了。提前拜拜,让我心情压抑百日的梦魇。是这样的,对从前的百般留恋其实是一种高度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