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看了一些评论文章,说豆瓣在互联网是很佛系的存在。其实这个看法是如此的片面,以至于只能用来证明作者的资质平庸,且不自知。但凡对豆瓣稍有了解就能发现,在无数产品经理的接棒中,豆瓣有着承重的历史包袱,它非但不佛系,而且在小众市场的镣铐下,不断作着寻找风口的出圈尝试。在2019年的现在,当打开豆瓣的软件,呈现出来的简直是一个瑞士军刀般的大杂烩:博客、空间、短视频、社交、IMDb、贴吧小组、商城……功能重叠冗余,教众包罗万象,你甚至可以窥探到近十年来中国互联网红利风口的变迁史。只是小众依然小众,有思想的人每个时代总是少数。靠着书影音即便上市,结局最后多半还是得私有化。靠着泛娱乐增加月活,结局好不过离经叛道。理想主义在这个时代是个奢侈的东西,也许定位成一个“互联网电影相关产业数据资料库”会是个挺好的思路,只是这也注定了成为中国互联网浪潮中的一帆孤舟。